丹尼斯·奎德 [ 繁體中文]  
 您現在的位置:丹尼斯·奎德 >> 市場縱橫·行業綜述 >> 正文

尼斯湖水怪真相:“塑料雨”危與機:回收率約三成,中國業者把廠開到日本東南亞

2019年08月23日09:03 【作者:第一財經】     
 【免責聲明】本文為外部投稿,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CCF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及數據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丹尼斯·奎德 www.zltzjd.com.cn 在美國科羅拉多州的“塑料雨”并非人為制造的浪漫,但卻完全“拜人類所賜”。

美國地質勘探局(USGS)近期的一項新研究表明,包括落基山國家公園的山峰在內,在科羅拉多州不同地點收集的雨水中,約90%的雨水含有細小的塑料碎片、珠子和塑料纖維。雖然尚不確定塑料是如何進入大氣的,但這些塑料主要來自垃圾以及合成服裝纖維。

中國合成樹脂協會塑料循環利用分會秘書長蔣南青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雖然在中國沒有聽說下過“塑料雨”,但“沒有聽說不代表沒有”,國內可能并沒有專門測過或發布過降雨中的塑料微顆粒含量。在她看來,作為全球塑料生產和消費的第一大國,中國面臨的塑料污染挑戰不會比美國小。

一方面,隨著國內快遞和外賣等新興業態的發展,塑料垃圾進入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增長期;另一方面,中國已把包括廢塑料在內的固體“洋垃圾”列入了禁止進口目錄,再加上正在全國陸續推開的“垃圾分類”行動,則讓國內的塑料產業面臨挑戰的同時不乏機遇。

全球回收率僅約35%

塑料的數量比人們肉眼能看到的多很多。從城市到海洋,再到動物和人的身體里,微塑料幾乎無處不在。

微塑料通常是指直徑小于5毫米的塑料顆粒。央視報道稱,大約一個月前,一批科學家在北極地區蘭開斯特海峽鉆取的冰芯中竟然也發現了微塑料,這意味著地球上最偏遠的水域也已受到污染。

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大學今年6月的一項研究報告(下稱“報告”)顯示,微塑料污染已經侵入到人類體內,全球人均每周攝入將近5克的微塑料,相當于一張信用卡所用的微塑料。

盡管世界各國微塑料污染的情況有所差異,但沒有哪片區域能幸免。報告稱,美國的自來水取樣94.4%都含有塑料纖維,平均每升水中含有9.6根塑料纖維;歐洲地區72.2%的取樣水含有塑料纖維,平均每升水中含3.8根塑料纖維。

另外,自2000年以來全球塑料制品的消耗量已相當于2000年之前所有年份消耗量的總和,其中三分之一的塑料最后都傾倒在自然環境中。

中科院工程塑料國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季君暉提供的數據顯示,全球每年數億噸的塑料廢棄物中,只有大約35%進行了回收,約12%進行了焚燒或裂解,剩下的超過一半則在自然中積累,包括46%進行陸地堆積或填埋以及7%流入海洋。

由于中國的塑料回收行業尚未建立起相對完整的監測和數據平臺,據估計,我國目前整體的塑料回收率大概只有20%~30%。

從全球來看,在回收再生方面做得較早的歐盟于2012年的包裝物回收率已達到65%,這個數字在1998年為47%。不過,蔣南青指出,歐盟65%的回收率把出口到發展中國家的垃圾也算在了其中,隨著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多國紛紛加強洋垃圾的進口限制,回收率會明顯下降,美國也是如此。

可回收塑料市場在變冷

回收率不高的原因,除了前端的分類問題,更因為后端處理的成本偏高,缺少高值化的利用。

2017年7月18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全面禁止洋垃圾入境,以完善進口固體廢物管理制度。自此,中國的廢塑料主要以國內產生為主。

中國塑協塑料再生利用專委會常務副會長范育順也表示,“2017年中國進口500多萬噸廢塑料,2018年減到了9萬多噸,到今年就是零了”。

因此,國內的廢塑料開始從過去依靠分揀明晰且干凈的進口回料轉變為以拾荒人群的分揀和回收為主?!八芰喜檔謀浠冉洗?,現在就連企業自己也在往下游的回收行業找回料?!苯锨噯銜?,可回收塑料的短缺為可回收行業帶來了更大的挑戰。

圖表:中國的塑料產量和回收量(2010年-2017年)

1.jpg

根據蔣南青的觀察,禁止“洋垃圾”進口后,一度“可回收塑料材料短缺、價格激增”等問題開始出現。

不少國內的塑料企業甚至開始轉戰東南亞、日本以及非洲,建立塑膠顆粒廠,再從當地出口到國內。

范育順同時還是連云港龍順塑料有限公司的董事長。他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洋垃圾”禁令頒布后,為了解決原材料的不足問題,公司已于2018年9月在日本成立了再生塑料公司專門從事塑料顆粒的加工。

“我們協會里還有約100家企業準備去日本建廠,也已經有幾百家去了東南亞?!狽隊潮硎?,中國此前約有1200家工廠進口外國塑料垃圾,如今三分之一的工廠已經停工,三分之一的企業轉遷到境外,三分之一的企業試圖把業務轉向國內垃圾。

他所在的公司在國內的產能已減少了一半,“從原先的3萬噸減少到了1萬多噸”。除了把目光投向海外,他也選擇把部分業務繼續留在國內,與格力等家電生產企業合作,回收廢塑料再利用。

不過,國內回收利用行業挑戰不少。蔣南青表示,除了供應短缺,由于國際原油價格下跌,新料生產增長很大,“直接購買新料的價格不高,性能卻比回料更高”;另一方面,環保監察越來越嚴格,土地、人工成本不斷增加,都讓企業回收利用的經濟動力有所下降。

用范育順的話來說,“新料價格的走低,造成了近期廢塑料回收市場的疲軟”。和新料相比,利用回料對企業來說還存在2~3個月資金回籠的時間問題。

在蔣南青看來,國內尚未形成正規且完善的城市規劃及機制性的可回收閉環鏈條,也是塑料可回收行業發展的桎梏。

她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由于回收制造商的產能有限,家庭作坊式的模式逐漸被淘汰,目前國內行業的主力主要是中型企業。隨著上游大型企業和品牌越來越關注可回收和再生利用,國際品牌和投資者也開始聚焦中國,逐步收購中國的中小企業。

德國高性能塑料生產商、科思創(原拜耳材料科技)中國區總裁雷煥麗對第一財經表示,塑料的循環利用,難的不是技術,而是如何把消費后的廢塑料收回來,“在回收廢塑料這條價值鏈上,很多環節都需要先找到生意模式,讓各個環節生存下去?!?/p>

她表示,“洋垃圾”禁令頒布后,科思創在與國內企業的合作中,明顯感受到了廢塑料回收企業對于質量的追求有所提升,整個產業正在加速整合升級。

彌補回收體系短板

當前“垃圾分類”的實施對整個回收利用行業而言,無疑是利好。隨著國內垃圾分類的推行和普及,全社會和各級政府都會更加關注資源再生行業。

然而,正如蔣南青提出的,國內尚未形成正規且完善的城市規劃及機制性的可回收閉環鏈條。因此,彌補國內回收體系的短板成為當務之急。

范育順表示,除了中國,東南亞等國家對于廢塑料進口的監管也在收緊。因此,去東南亞建廠并非長遠之計。以日本為例,廢塑料再利用行業完全依靠本地的回收和處理?!叭氈臼嗆薌逼鵲匱胛頤僑ツ潛囈ǔ?,參與回收可再生處理?!?/p>

一定程度上,要像日本那樣實現屬地化處理為主,對國內的再生資源回收體系提出了更高要求。另外,雖然“垃圾分類”已經開始推行,但要實現日本和歐美那樣的標準和效率,仍然需要一段時間。

從企業角度來說,范育順還希望政府可以在稅收政策方面給予更多支持,回收前端存在進項發票方面的問題,因而無法享受國家現有的50%增值稅退稅優惠,增加了回收成本,也影響了回收體系的發展。

據蔣南青稱,山東、福建等地正在進行資源回收利用行業的發票試點,以解決企業沒有進項的難題。

季君暉表示,要深度挖掘國內廢塑料資源,完善回收體系建設,就需要加強源頭回收,并且在源頭做好分類,形成以政策為主導、以回收站點為基礎,建立分揀、加工中心,以集群化的分揀中心及加工中心為節點,形成廢塑料回收加工利用網絡和產業鏈條,采取園區化生產。

在技術層面,則要研究廢塑料的精細化分類和塑料再生的關鍵共性技術。

一般來說,廢棄塑料回收利用的要求是成分單一、清潔衛生以及性能良好。但目前國內存在大量品種混雜多樣、污臟的塑料廢棄物,只能作為固體垃圾填埋焚燒。

因此在技術層面,為了利用現有技術沒法回收利用的塑料垃圾,季君暉的團隊正在和歐洲國家合作尋找解決方案,試圖直接利用廢棄塑料混合物,從而把塑料廢棄物資源化的比例從現在的35%提升至75%左右。

廢棄塑料混合物只需聚烯烴混合物(常見的為聚乙烯、聚1-丁烯)含量不低于80%,可含生物質(生活垃圾)、小顆粒金屬、無機物(土、小石子)等。季君暉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預計今年9月該技術就會在山東率先進行產業化應用。

對于占比超過15%、不適宜或不可能回收的塑料廢棄物,則使用可生物降解的塑料來替代更為有利。

不過,蔣南青也指出,大多數可生物降解塑料只能在高溫下分解。如果把這些袋子與傳統塑料混在一起,會讓回收過程變得更困難也更昂貴??梢悅魅返氖?,不管是紙袋還是可生物降解的塑料袋,最重要的是說服消費者減少一次性袋子的使用、改變外包裝使用一次就扔掉的習慣。

標簽:塑料
[0]
相關資訊
歷史資訊
 >> 關閉窗口<<